嘴炮,中二,意识流。
理想之一是做画手,之二是做写手。
产文单纯为了满足自己奇怪的胃口,只能爆炸性更新。

Fan club!11:康复

> 洛提恋爱终于上线。

> 看/守/所的部分实在是不太好写,本来想一笔带过,但是有一位莱尔的亲妈粉坚持要求为莱尔加戏……欢迎捉虫!


尼尔的一周过得像一天。从莱尔进看守所的当天晚上失眠之后,他就开始害怕太阳下山。当他终于习惯了黑夜,又开始害怕太阳升起。每天打开推特都有他自己都没听说过的新料被爆出来。于是后来他把推特卸载了。

手机闹钟叮叮咚咚穿过鼓膜,一枚枚钉进尼尔浑浑噩噩的脑子里面。他为这逼真的疼痛感几乎呻吟出声,在黑暗中胡乱一摸屏幕接通了来电。

“尼尔!”

艾米一声高喊,又在他脆弱不堪的神经上踹了一脚。他一个激灵。

“……啊?到家了?”

“到家...

{ 2018-07-16 /2 /14 }
 

Fan club! 10:善后处理

>我估计了一下,这文可能要写到30篇才会完结……(濒临放弃)


兄弟两个十个月来第一次坐在一张桌前谈话。窗外是老城区浪漫的夜晚,灯红酒绿星星点点,两个人各自喝着咖啡,气氛安静。

如果不考虑这里是红港区警察局维多利亚派出所的话,或许,像这样和弟弟坐在一起,能给尼尔·狄兰迪带来更大的安慰。他俩刚才分别接受了讯问,结束之后被带到这个房间会合,不知道下一步要做什么。

一个没见过的资深男警官拿着刚才的笔录走进房间,在桌子对面坐下。他看样子像是四十岁后半,属于悬疑片里那种家里还有温柔妻子和可爱女儿的高危人群。“尼尔和……莱尔,狄兰迪?”警官先指了指莱尔,又指了指尼尔。

“咳。”两兄...

{ 2018-05-22 /6 /14 }
 

【填词/翻译】在这苍茫纯白的冬季 /この冬の白さに

作词:AZUKI七

GARNET CROW


>感谢 @叶薰然 指点,另附然老师自己的版本(未完工)在最后

>为了翻这东西付出了惨痛代价(熊猫流泪)

時は来て夢 夢は去るの 【有时候我会做梦 梦有时候会远走】

去りしものまた思う【远走的回忆梦里复苏】

人待ち人は 温もりだけ【难道一丝体温也值得 独立于寒风中】

求めていただけなの【徒劳把另一个人等候】

窓の向こう冬蔷薇 【窗边冬蔷薇水雾朦胧】

紅く春を誘うように 【就像你 用红颜邀约春天光临】

この冬の白さに ...

{ 2018-05-03 /5 }
 

Fan club!09:家庭纠纷

> 跪求大家走过路过给点评论呜呜呜

> 因为展开过于爆笑(自认为)所以实在憋不住还是吐出来了,发了这篇真的没存稿了(瘫倒)


GN1紧随在池田身后进了休息室,浑身精湿。他叉开五指往后拢着头发,扯掉自己身上的T恤。那坨破抹布似的黑乎乎的东西甩在池田身上,但后者已经把自己撂到折叠床上敷着凉毛巾闭目养神了,一动不动,也不理他。

GN1又灌了口运动饮料,然后从裤兜里摸出了烟。席琳的眼珠子朝他那儿转了转。

“啧……”GN1把那根几乎泡发成一片烟叶的东西丢了,扯过椅背上搭的湿毛巾懒洋洋地抹起脖子来。在休息室的黄色灯光下,毛巾舔着他身上的汗珠,像雕像落成前的最后一个...

{ 2018-04-21 /9 /21 }
 

Fan club!08:躁动

>好的,更完这篇我又要去写诊断报告了

>其实几乎每一次推特tag(还有论坛帖子)里都有熟人登场,不知道各位认出来几个?


两个半小时过去。

电吉他号泣的尾音还在一圈圈地从舞台向外扩散着,拥挤的房间沉淀着层层黑色,唯一的一束亮光照在舞台中央。“最后——”这唯一的亮光下,席琳喘着气说:“按惯例,交给——”

“GN 1!!”她面前翻涌着无规则的人浪。

席琳退到一旁,右边的G挪挪身上挂的贝斯,大摇大摆走进光柱里。他头发剃了半截,另外半截翻起来,深亚麻色的卷曲发尾挡在半边眼睛上,跟着他探头的动作微微摇晃: “想听什么?”对于刚刚在极致女高音里险些溺死的听众来说,他的声音...

{ 2018-04-20 /17 }
 

Fan club! 07:显著的交互作用

> 如果06的标题看起来很奇怪的话,加上这篇应该能get到了吧 (来自一位写实验报告写到癫疯的选手)

> 编网名编到头秃了

> 这次更新还是没谈恋爱【土下座


尼尔和艾米继续着中午未竟的战争——抢夺彼此碗里的麦克尼奇(诺拉娘家)祖传炖肉。艾米下意识地想拉个外援站到自己这边来,一抬头却只对上妈妈的视线。尼尔和莱尔中有一个耍艾米作乐的时候,另一个一定会出来帮她——直到上次全家团圆的时刻还是这样。

艾米突然不想玩了。

“莱尔去哪了?”她问。

尼尔叹了口气:“我给他留了语音信箱,也发了短信和邮件,但是他不回。”

“在忙?”

“...

{ 2018-04-19 /1 /18 }
 

Fan club! 06:结果提示了

> 蜜汁更新,鸽了很长时间,真是不好意思。(老实说,我的2000字实验报告还有9天截稿。)

艾米坚称自己没事。尼尔知道她是不想耽误学业,跟老师商量一下,特事特办,给她的考评项目全部延后了一个月。住在爱尔兰乡间的父母两人怕给艾米添乱,吵了半天,派妈妈出面作为两人的全权代表,跨国大洲大洋来到另一个半球。

尼尔的小公寓里气氛一下子不一样了。艾米的大驾光临首先给这个包豪斯风格的公寓增添了花草茶的香味、手帐贴纸以及蓝色彩虹独角兽抱枕;狄兰迪太太又关掉了摇滚,扔掉了冰箱里上个月的微波披萨,换成天主之声广播和酒香颇浓的炖肉。

“我怎么没在超市找到炖肉的那种土豆呢!”诺拉·...

{ 2018-04-06 /3 /15 }
 

翻译/填词:バタフライ・ノット 蝴蝶·结

> 我团解散前最后一首新歌,没来得及发表,第一次公开就是final live的倒数第二首了。(毕竟倒数第一首是万年不变的《梦醒时分》)带着这一点去听就会觉得歌词非常扎心。其实说得很直白了,追求永恒是不可能的,他们已经累了,已经到达终点了,我们这些听众不如放手,送他们宁静和自由吧。


ねぇ何を話そうか… もう夜が来てしまう

【嘿,还能对你说什么;夜,已经来得太近了】

遠い道のりを歩いてきた

【我们自从出发 走过了很长很长】

永遠がそこにあると言う 太陽に混ざるとき

【他们说永恒就在不远处 趁着太阳最后一点光】

その場所へ...

{ 2018-01-12 /2 /3 }
 

最后一人

>依旧十周年搞事。

>没怎么考虑作为“小说”的可读性,非常抱歉

>原作向,仅提及官配CP

>我觉得这篇可能是莱尔中心吧!!反正整篇都很谜就对了!!!


莱尔·狄兰迪闻到一阵熟悉的香甜味道。

“嘿,米蕾娜。”

“莱尔。”女孩儿从他身后蹬一下地,飘到身边来:“有事找你商量。”

男人有点困扰地指了指自己:“找我?”

米蕾娜慌忙地把张牙舞爪的卷发拢回头上:“船上就你最合适啦。”

“有话直说。”莱尔抄起双手假装不耐烦。

“——我想去地球了。”

“你也想走?”三十岁前半的男人自诩人生经验丰富,此时陷入语塞。这种事情为什么第一个来找自...

{ 2017-12-17 /2 /13 }
 

Fan club 05:福无双至,祸不单行

提耶利亚有些狼狈地从周末午后人满为患的巴士上挤下来。他理顺头发直到发梢恢复完美的平齐,把眼镜推回原位,然后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钟:比约好的早了10分钟。要知道,他在洛克昂叫自己出来的第一时间就丢下仍在和自己闹别扭的刹那跑了出来。

锁屏上还有两条未读消息。

阿雷路亚·帕普提兹姆:到底出什么事了?洛克昂还好吧?

阿雷路亚·帕普提兹姆:快和洛克昂一起回来吧,刹那吵着要去救你们呢。


洛克昂约他在自己的学校——国立音乐大学,紧挨艾米的高中——见面。提耶利亚在校园的长椅上找到了洛克昂。

“来啦。”

提耶利亚双手抄在胸前正欲发牢骚,但最终还是换成了更缓和...

{ 2017-12-04 /2 /23 }
 

安利+测评:《临高启明》实体书第一卷

> 这里是闹临高接近尾声时上船的女髡,一直看盗版,这次终于给元老院充值了信仰税……!

> 不了解《临高启明》的可以先看这里 澎湃新闻的短文


最近《临高》越来越火了,但是lofter上一篇正经的文章都没有,先来安利一发,看看能不能炸几个髡贼出来。

你可能会喜欢上它,如果你欣赏:

  • 唯物主义

  • 穿越题材

  • 理科和工科的实用技术

  • 军事、历史、各种社会科学

  • 战圌争,政圌治斗争和商业战圌争

  • 真实感、代入感

你可能不会喜欢它,如果你想看的是:

  • 爱情、友情、亲情

  • 优雅清新的“古风”

  • 田园牧歌

  • 微...

{ 2017-12-02 /4 /4 }
 

Fan club!04:私人问题

>节奏都被狗吃了。连载真难……!


歌词的初稿已经齐了,四个人在排练室开小会讨论创作方向。

提耶利亚又和刹那吵了起来。两个人都想自己先开工,但是自然,先开始创意的人就等于把握了整首歌的方向,后来者只能配合。两个人吵着吵着,争论的主题不知何时跑到了“机动战士是浪漫主义还是现实主义作品”上去。偏偏两个人都言简意赅,与其说吵架不如说是气场互相压制,洛克昂要是有异能眼,恐怕可以看见房间里红蓝两色光球碾压在一起。

眼看劝架也没什么用,洛克昂拎着矿泉水,慢慢地溜达进隔壁房间整理会议的心得。他抓起自己的外套,夹克口袋在疯狂振动。妈:2个未接来电;艾米:18个未接来电。

“喂?妈妈?怎么回事?...

{ 2017-12-02 /3 /21 }
 
1 2 3 4 5 6

© Sla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