嘴炮,中二,意识流。
理想之一是做画手,之二是做写手。
产文单纯为了满足自己奇怪的胃口,只能爆炸性更新。

尼尔·狄兰迪害死了五只小鼠,最后一只活下来了 (2)

>纠正(上)的一个小bug:尼尔在这里的身份是本科直博在读第一年,所以他还不是医学博士只是准博士哈哈哈

>lo主现在正在严重的怀疑人生阶段……希望能收到大家的意见,板砖或者爱心什么都行,呜呜呜


02:阿尔伯特和贝蒂(下)

好热……尼尔在电脑前面几乎奄奄一息:神经科学系的老楼每到这个点就会变成太阳能面包窑。他的腿已经随时准备好前往阴凉的茶水间摸鱼,奈何工作文档把他牢牢困在位子上。

他无数次瞟屏幕右下角的时间:距离实验正式开始还有不到半小时。为了避免重蹈覆辙,他还得第无数次检查技术细节:省得又祸害一条小生命。

“笃笃”两声随意的敲门。

他的老板伊安·瓦斯提...

{ 2018-10-04 /2 /2 }
 

Fan club!:13 女神眷顾(上)

> 征集推特网友!通过站内信,其他地方的私信或回复,提供ID和发言的类型(倾向/大致内容)就OK啦。可能会根据具体情节需要来采用及修改。


莱尔成为看守所偶像已是10天前的事情了。他正蹲在走廊的角落里抽着狱友送的烟。听见脚步声,匆忙把刚点燃的香烟丢到地上踩灭了。

“狄兰迪先生?”

莱尔一惊。这是二十天来第一次有人这么客气地称呼他。当他正盘算这要怎么把抽烟被抓现行的事敷衍过去,男警察用愉快的语气说道:“跟我走吧,有人替你保释”。

莱尔腾地从地上带着小跳窜起来,从容地踢飞了脚下踩着的烟。

他回自己的房间跟兄弟们打声招呼。有人还在外面干活,屋里只有三个人,科比在做仰卧起坐...

{ 2018-09-29 /2 /7 }
 

Fan club! 12:联结

> 少女心严重透支……


这天晚上。

莱尔从工作间回到自己的监室,正好听见晚餐电视时间结束的铃声,他的难兄难弟们也一个接一个晃晃悠悠地列队从饭堂被带回来。莱尔退一步候在门边,放大队人马先进屋。进屋的时候,科比站在队伍里面,扭头到这边来死死盯着他。

“……干嘛。”莱尔在这赤裸裸的挑衅下血气有点上涌。

“你小子居然是名人?”科比竟然有点和气,语气里透出单纯的迷惑。

“我——”莱尔懒洋洋靠在门框上回忆自己的歌迷规模,还没进入状态就被狱警一脚踹在屁股上,猛地往前趔趄了一下。“没事就进去!”铁门哐啷一声。

“没多么出名啊?名气,是有一点,但是真的就一点。”

“少吹了你。你...

{ 2018-09-25 /5 /14 }
 

尼尔·狄兰迪害死了五只小鼠,最后一只活下来了 (1)

> 洛提恋爱,齁甜短文预定

> 虽然Lo主是一个大写的恋爱戏苦手

> 大学生物实验室paro,灵感来自朋友的亲身经历。所以nerd气息过于浓重,这点还请多担待。


(1)阿尔伯特和贝蒂 上


白花花的曙光褪去后浮现了陌生的窗户。

提耶利亚在隐隐头痛中醒来,时间正好早上七点半。

这是他交换生生活的第一天——大西洋对岸崭新的阳光像温水冲开他尚处沉淀结块状态的情绪。他从床上一跃而起,恢复四十多个小时前衬衫严丝合缝的模样,坐在餐桌前吃起了规规矩矩的三明治。

但从他离开家门的那一刻开始,事情就越来越不对劲。

他前脚刚出门,住对...

{ 2018-09-25 /2 /9 }
 

【翻译/填词】Eccentric(怪人)欅坂46

> 写作力复健中

> 请允许我强力吹一波欅坂!虽然名字看起来会让人联想到其他的姐妹团,但是对姐妹团不感兴趣的人或许可以了解下她们!大概是走Girl Crush/英式摇滚/叛逆中二/军服这样的路线。

> 这首的舞蹈动作里面包括了在舞台上全员脱下一只鞋拿在手上甩;一开始是集体马尾,跳到一半也全部解开。不“可爱”但非常打动人的演出。

> 大概是首次尝试带rap而且语速这么快的歌。完成度不太好,中间有对不齐或者押韵没押上的已经没力气收拾了。不过试着唱了下,效果还凑合。


词/ 秋元康

あいつが「あぁ」だと言ってた...

{ 2018-09-23 /3 }
 

Fan club!11:康复

> 洛提恋爱终于上线。

> 看/守/所的部分实在是不太好写,本来想一笔带过,但是有一位莱尔的亲妈粉坚持要求为莱尔加戏……欢迎捉虫!


尼尔的一周过得像一天。从莱尔进看守所的当天晚上失眠之后,他就开始害怕太阳下山。当他终于习惯了黑夜,又开始害怕太阳升起。每天打开推特都有他自己都没听说过的新料被爆出来。于是后来他把推特卸载了。

手机闹钟叮叮咚咚穿过鼓膜,一枚枚钉进尼尔浑浑噩噩的脑子里面。他为这逼真的疼痛感几乎呻吟出声,在黑暗中胡乱一摸屏幕接通了来电。

“尼尔!”

艾米一声高喊,又在他脆弱不堪的神经上踹了一脚。他一个激灵。

“……啊?到家了?”

“到家...

{ 2018-07-16 /2 /17 }
 

Fan club! 10:善后处理

>我估计了一下,这文可能要写到30篇才会完结……(濒临放弃)


兄弟两个十个月来第一次坐在一张桌前谈话。窗外是老城区浪漫的夜晚,灯红酒绿星星点点,两个人各自喝着咖啡,气氛安静。

如果不考虑这里是红港区警察局维多利亚派出所的话,或许,像这样和弟弟坐在一起,能给尼尔·狄兰迪带来更大的安慰。他俩刚才分别接受了讯问,结束之后被带到这个房间会合,不知道下一步要做什么。

一个没见过的资深男警官拿着刚才的笔录走进房间,在桌子对面坐下。他看样子像是四十岁后半,属于悬疑片里那种家里还有温柔妻子和可爱女儿的高危人群。“尼尔和……莱尔,狄兰迪?”警官先指了指莱尔,又指了指尼尔。

“咳。”两兄...

{ 2018-05-22 /6 /16 }
 

【填词/翻译】在这苍茫纯白的冬季 /この冬の白さに

作词:AZUKI七

GARNET CROW


>感谢 @叶薰然 指点,另附然老师自己的版本(未完工)在最后

>为了翻这东西付出了惨痛代价(熊猫流泪)

時は来て夢 夢は去るの 【有时候我会做梦 梦有时候会远走】

去りしものまた思う【远走的回忆梦里复苏】

人待ち人は 温もりだけ【难道一丝体温也值得 独立于寒风中】

求めていただけなの【徒劳把另一个人等候】

窓の向こう冬蔷薇 【窗边冬蔷薇水雾朦胧】

紅く春を誘うように 【就像你 用红颜邀约春天光临】

この冬の白さに ...

{ 2018-05-03 /6 }
 

Fan club!09:家庭纠纷

> 跪求大家走过路过给点评论呜呜呜

> 因为展开过于爆笑(自认为)所以实在憋不住还是吐出来了,发了这篇真的没存稿了(瘫倒)


GN1紧随在池田身后进了休息室,浑身精湿。他叉开五指往后拢着头发,扯掉自己身上的T恤。那坨破抹布似的黑乎乎的东西甩在池田身上,但后者已经把自己撂到折叠床上敷着凉毛巾闭目养神了,一动不动,也不理他。

GN1又灌了口运动饮料,然后从裤兜里摸出了烟。席琳的眼珠子朝他那儿转了转。

“啧……”GN1把那根几乎泡发成一片烟叶的东西丢了,扯过椅背上搭的湿毛巾懒洋洋地抹起脖子来。在休息室的黄色灯光下,毛巾舔着他身上的汗珠,像雕像落成前的最后一个...

{ 2018-04-21 /9 /23 }
 

Fan club!08:躁动

>好的,更完这篇我又要去写诊断报告了

>其实几乎每一次推特tag(还有论坛帖子)里都有熟人登场,不知道各位认出来几个?


两个半小时过去。

电吉他号泣的尾音还在一圈圈地从舞台向外扩散着,拥挤的房间沉淀着层层黑色,唯一的一束亮光照在舞台中央。“最后——”这唯一的亮光下,席琳喘着气说:“按惯例,交给——”

“GN 1!!”她面前翻涌着无规则的人浪。

席琳退到一旁,右边的G挪挪身上挂的贝斯,大摇大摆走进光柱里。他头发剃了半截,另外半截翻起来,深亚麻色的卷曲发尾挡在半边眼睛上,跟着他探头的动作微微摇晃: “想听什么?”对于刚刚在极致女高音里险些溺死的听众来说,他的声音...

{ 2018-04-20 /19 }
 

Fan club! 07:显著的交互作用

> 如果06的标题看起来很奇怪的话,加上这篇应该能get到了吧 (来自一位写实验报告写到癫疯的选手)

> 编网名编到头秃了

> 这次更新还是没谈恋爱【土下座


尼尔和艾米继续着中午未竟的战争——抢夺彼此碗里的麦克尼奇(诺拉娘家)祖传炖肉。艾米下意识地想拉个外援站到自己这边来,一抬头却只对上妈妈的视线。尼尔和莱尔中有一个耍艾米作乐的时候,另一个一定会出来帮她——直到上次全家团圆的时刻还是这样。

艾米突然不想玩了。

“莱尔去哪了?”她问。

尼尔叹了口气:“我给他留了语音信箱,也发了短信和邮件,但是他不回。”

“在忙?”

“...

{ 2018-04-19 /1 /20 }
 

Fan club! 06:结果提示了

> 蜜汁更新,鸽了很长时间,真是不好意思。(老实说,我的2000字实验报告还有9天截稿。)

艾米坚称自己没事。尼尔知道她是不想耽误学业,跟老师商量一下,特事特办,给她的考评项目全部延后了一个月。住在爱尔兰乡间的父母两人怕给艾米添乱,吵了半天,派妈妈出面作为两人的全权代表,跨国大洲大洋来到另一个半球。

尼尔的小公寓里气氛一下子不一样了。艾米的大驾光临首先给这个包豪斯风格的公寓增添了花草茶的香味、手帐贴纸以及蓝色彩虹独角兽抱枕;狄兰迪太太又关掉了摇滚,扔掉了冰箱里上个月的微波披萨,换成天主之声广播和酒香颇浓的炖肉。

“我怎么没在超市找到炖肉的那种土豆呢!”诺拉·...

{ 2018-04-06 /3 /17 }
 
1 2 3 4 5 6

© Slat | Powered by LOFTER